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章 死神……
    接上一章的开头,哪怕每一世淮刃都充满了希望,但是无论怎样,总会有些和主流观念“叛逆”的家伙出现,淮刃也不例外。

     三世中有第二世的淮刃就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他并不想让这无尽的轮回延续下去,不想自己再继续着这无尽的轮回,所以……他改变了主意……与其为了那一丝缥缈的希望,不如杀死“自己”,然后终结这一切!

     不过自己是不死的,但是他有的是时间,在悲剧还没有来临之前杀死未来的“自己”!而他做这一切……只是不想自己的悲剧再降临在未来的“自己”头上罢了。

     于是他划破了时间,成功的与自己分离,然后……在悲剧来临之前……给“自己”带去死亡……

     而上一世身为杀神的自己也就是这么死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一世的淮刃为什么那么怕鬼的原因,现在……也许是巧合,他本来应该不会再这里出现的,但是他还是再次降临在了淮刃的身上……

     杀神痛苦的呻吟着,巨大的吼声在抗拒着什么,黑雾笼罩在身上,侵蚀着淮刃?的身体,即使再怎么抗拒,上一世被杀死的了,这一世也没有例外,黑雾彻底的吞噬了淮刃?。

     不详开始弥漫,死亡的召唤正在低语,噩梦继续着他的延续,这一切……将永远无法醒来……

     死亡,噩梦,不详,恐惧……这就是他存在的意义,无论对错,生命终究会迎来死亡,哪怕他自己也是如此,而身为永生的月球人,在他的眼里,就是对于生命的侮辱。

     在黑暗中,淮刃?走了出来,黑暗开始了他的蔓延,身后巨大的镰刀拖着,与地面发生了如同金属一样的摩擦。

     “……”

     黑袍下的身影似乎并没有交流和说话的意思,他的到来,仅仅只是告诉这些不死的存在,即将开始面对自己的死亡罢了……

     “淮刃?”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怎么了,八云紫看着这个淮刃半天说不出话来,哪怕想要唤醒淮刃,但是身体本能的告诉她千万不要尝试接近那个死亡的身影。

     “……”

     抬起头,沉默且冷漠的看了八云紫一眼,没有丝毫的感情。

     这时淮刃?的样子才露了出来,惨白到非常人的皮肤无时无刻不再告诉着这里的所有人,眼前这个如同死神一样的存在就是一个死灵。

     黑袍遮蔽下的胸口部位也只是一片空洞,那本来应该是充满生机的心脏的部位却只有混沌和虚无。

     “收割……开始……”

     沙哑的声音响起,如魔鬼在低语一般,似乎只是在告诉众人他此行到这里来的目的。

     巨大的黑色开始在脚下蔓延,构成了一个个诡异的符文。

     镰刀猛的拽起,在身体周围划出一道美丽的圆弧,轻而易举的将空间划开,然后砍向地面。

     “审判……”

     几乎在淮刃?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黑色的骷髅印记标记了这里所有的不死的存在,骷髅印记蔓延在手臂上,诡异的感觉涌了上来,似乎……无法逃掉了?

     依姬皱着秀气的眉头看着手上的印记,无论神识怎么冲击那道印记,但是就是无法磨抹除这个诡异的印记,似乎……它只是一个投影罢了。

     “诅咒?还是锁定?付出数名神明的代价也无法消灭这个家伙么?”

     “别管这些了,只要干掉这个家伙一切就可以解决了!”

     还是丰姬简单直接,挥舞了一下拳头,充满战意的看着那个死神一般的身影,这可不是什么演习中可以找到的对手。

     很快,她就为自己这个行为后悔了。

     传送完全没有用!即使把这个空间都给搬到虚空中,哪怕淮刃?的身体就处在虚空的裂缝中,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影响,仿佛就是一个完全不存在的投影。

     一切的攻击也都是穿过,无论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还是带有神性的能量攻击也都是没有用,穿过那个家伙的身体,然后爆炸,即使是烟雾也无法遮蔽淮刃?那可怖的身体。

     如果是魔法可以让那些物理学家颠覆一切常识,那么淮刃?的存在也让丰姬和依姬颠覆了常识。

     许久淮刃?也没有动作,任由她们攻击着自己,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葬魂!”

     终于,淮刃有了动作,左手高高举起,一时之间狂风大作,那些被标记的存在的一部分灵魂碎片被淮刃手上的那一片虚无和混沌吞噬。

     “梦魇!”

     一切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自然就要去清楚那些可能会碍事的存在了,而碍事的存在……自然就是依姬召唤的那些神明,也只有他们,才是可以影响自己这个仪式的存在,而八云紫她们,也许是还保留着现在的自己的一丝感情,她们则是被淮刃?选择性的忽略了。

     拖着身后那巨大的镰刀,淮刃?如鬼魅一样穿行着,穿过那些根本不可能打中自己的攻击,挥舞着巨大的镰刀,首屈一指的划向中间那个巨大的古神。

     镰刀轻而易举的“刺进”古神的身体,伴随着古神的哀嚎和挣扎,淮刃?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拖着镰刀,穿过了古神的身体,带出了淡金色的碎片和一些散发着光芒的碎屑,淮刃?抖了抖镰刀,将这些“东西”抖落。

     依姬吐了一口血,刚才那下她可好受,那次攻击甚至连和这些神明灵魂连接的她也受到了伤害,可以感觉的到,自己寄托在神明神魂里的神识也跟着毁灭了。

     那些碎片和碎末只是神格和神魂罢了,只不过神明没有了这些就会死亡罢了……

     古神的身体已变成死灰,淮刃?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仿佛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本来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是既然被不知道是谁给召唤到这里来,那么就稍微帮现在的自己一个忙吧,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只是不同时间的淮刃罢了。

     看到未来的自己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可惜自己只能毁灭时间,并不能控制时间,那个家伙……才是可以控制时间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