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果然酒后没啥好事发生……
    “我都说过了我怕鬼……还吓我……”

     最后昏迷的淮刃还是被灵梦一盆水泼醒了,老老实实的过去吃吃喝喝了……

     淮刃喜欢喝酒,俗话说得好,借酒消愁,虽然淮刃就算喝醉了也消不了愁,只会耍酒疯……

     宴会上十分热闹,伊吹萃香和星熊勇仪喝疯了,她们俩可是出了名的酒鬼,见到好酒被钩动了酒虫,当然没有了节制。

     博丽灵梦和幽幽子则是很直接,直接上前又是吃又是喝,尤其是博丽灵梦,一边吃一边嚷嚷着这个很贵的,既然免费了,一定要多吃一点。

     “你好啊,紫————————妹!”淮刃本来下意识想叫紫妈,不过被八云紫一瞪,强行心虚的改成了紫妹。

     “怎么?你那副心虚的表现是看不起我?”

     “不!我只是害怕说假话天打雷劈……”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无限下落环节。

     “据说加速度是无限的,那是不是我掉到一定程度可以超越光速?”

     淮刃一边从间隙中掉下去,再从另一个间隙出来,一边吐槽道。

     不过也许是还需要淮刃画本子的原因,八云紫只是稍微惩罚了一下,没有把淮刃搞到住院的那种,不过话说在幻想乡卖***被发现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生日宴会就这么如期的举行了,酒过三巡之后,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有些醉了,期间淮刃和伊吹萃香和星熊勇仪比起了喝酒。

     于是场面上上演了一出那三方互相那酒坛喝酒的场面,在灌了十几坛酒之后,淮刃在比拼酒量中失败了。

     “哈哈哈!和鬼族比酒量,你这是自寻死路!来!勇仪咱们俩再比!”伊吹萃香站在一边拿起酒继续和勇仪比拼酒量了,不过从那摇摇晃晃的身体来看,她也不好受。

     淮刃没有晕过去,也没有大吐特吐,只是耍起了酒疯,原地打了几个转,然后仰天长叹……

     “大清亡了!大清亡了啊!朕的江山啊!”

     “真吵!”

     八云紫抓起淮刃直接向墙上砸去,然后墙上多了一个人形印迹,淮刃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艹!出家人不打诳语!说cnm就cnm!来人!快给朕护驾!护驾!”

     淮刃大喊了几声,见没有一个人理他,于是他作死的叫嚣道。

     “你们这群逆子!都希望朕死,然后好继承朕的皇位么?逆子!朕就是死也不会把皇位让给你们的!”

     于是打淮刃的就变成了一群人(or妖)了……

     这一次,淮刃可是得罪了一群妖和人,所幸那家伙超级抗揍,竟然没有被人打死,事后被八意永琳拎了回去。

     第二天,永远亭内。

     “呵呵呵呵!”

     八意永琳在一边大笑着,那如银铃一般的笑声在淮刃耳里是那么刺耳。

     “逆子?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啧啧,全身粉碎性骨折,你没死真是个奇迹……”

     淮刃则是全身绑着绷带,一脸复杂的坐在一边不说话。

     “别说了,我要找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淮刃不顾自己伤势,起身想要离开,绑个绷带其实只是防止自己血一直流而已,伤早就好了,八意永琳也没有管什么,这家伙有事没事玩失踪是很正常的事……

     一片草地之中,淮刃仰望天空,不知在思考什么。

     “靠!我好像又迷路了……”

     纠结!复杂!淮刃脸上仿佛写满了这两个字,明明路痴,自己还作死出来干什么?

     “爹啊!娘啊!爹啊!来个好心人给我带路吧!”

     淮刃独自一人在到处晃荡着,就是找不到出去的路,至于地图,那玩意是在你知道自己方位的情况下才有用,关键是自己瞎几把一顿乱跑,都不知道自己跑到哪儿了……

     突然,淮刃似乎看到远处隐隐有人影晃荡。

     “我滴娘来!总算找到人了!就算妖怪也无所谓!鬼就算了……”

     “你是谁!来这干什么?”

     一个身着红白,有些类似于博丽灵梦服装的长发少女在一边立起一个膝盖盘腿坐在地板上,将后背靠在墙边的姿势小憩着,见淮刃过来,也猛的惊醒过来,戒备的看着淮刃。

     “我是你娘,呸……我是一个迷路的路人,能否送我去人间之里?指下路也行!”

     “哦,可以。”

     少女见淮刃没有什么威胁,也放下了戒备,答应了淮刃的要求。

     ……

     最后,淮刃跟随着眼前这个叫藤原妹红的少女,经过一番交流,他发现藤原妹红好像很不擅长与人交流,因为问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回答淮刃。

     话说这头发好长……

     闲的发慌的淮刃看着妹红那快托到地上的长发很是好奇,上前想要拔下一根看看到底有多长,人类通常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手贱”。

     “你可以和我说说你自己的事么?”

     本来快半小时没说一句话的藤原妹红突然回头向淮刃问道,打算付出实际行动的淮刃见妹红回过头来,也心虚的收回了手,当没事人一般在一边吹着口哨。

     “咳咳!我的事啊?你要听?”

     淮刃的过去很复杂,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但是稍微说一点自己也不介意。

     “嗯。”妹红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淮刃继续说下去。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当年的我呀可是一个品格兼优,学习优秀,喜欢扶老奶奶过马路,抢熊孩子棒棒糖的五好青年和道德榜样……”

     一路上,淮刃滔滔不绝,仿佛自己的故事是如何惊险刺激,其中掺了多少水分就不得而知了。

     藤原妹红也安安静静的一边赶路,一边当一个聆听者,也没有发表自己的评论。

     “就那样,我膝盖中了一箭!”

     等淮刃说完时,也到达了人间之里,然后意犹未尽的和藤原妹红道别,这么多年了,她是第一个愿意听淮刃这么唠叨的人。

     至于淮刃为什么会到人间之里来,当然是为了十万块啊!(与魔理沙的交易),这比生意不能忘了,到现在自己的老婆本可还是零啊!

     答应博丽灵梦的事?有答应么?我只记得十万块,博丽灵梦?那是谁?本地的土著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