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冰霜之灵?
    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解释,淮刃才让铃仙明白了自己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铃仙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不过倒是没有再嚷嚷着要淮刃负责。

     “虽然不知道你说得是不是真话,但是……姑且这次原谅你!”

     说完,铃仙跑掉了,独留下一脸尴尬的淮刃。

     “这算什么事?”

     淮刃脑袋上也是几个黑人问号,他和铃仙也是比较熟的朋友,至少在淮刃刚刚穿越时没少见面,但是谁知道突然发生这档子事,也是醉了。

     旁边八意永琳的眼光也让淮刃十分尴尬,饶是已他的脸皮也承受不了她们的目光,搞得自己好像真的xx了别人一样……

     “身为人(姑且算是人……)的优点就是可以合理控制自己的欲望,我又不是那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可以发情的二货……”

     淮刃有些岔岔不平,自己现在看黄差不多和看动物世界的感觉差不多,这是不是有点控制过头了?

     “这样下去,自己是不是得单身一辈子,还不如去当和尚,至少可以免费蹭饭吃……”

     当然,淮刃只是说着玩的,真要他去当和尚信仰什么佛教那还不如杀了他,老老实实的当一条咸鱼才是正道。

     淮刃走到外面,此时大雪早已让周围变得白茫茫一片,很难想象,春天竟然会是这样。

     “唉!看来外面不太平啊!八成又是异变,不知道灵梦她们可不可以解决的了……”

     一声悠长的叹息过后,淮刃不免被她们的安危担心起来,不过转念一想。

     “呵!她们死活管老子屁事!自己这么紧张干什么?”

     那股贱人一般的气质油然而生,让人想要把他打一顿。

     比起什么异变,淮刃现在更在意的是自己获得的力量。

     闭上眼睛,浮现在脑海里的是一片冰雪世界,自己又仿佛寒冰的主宰,随时可以改变周围只要是冰的一切。

     不知不觉,雪化了,周围的雪也停了,这幅场景与外面满是大雪的世界格格不入。

     人们只知道冰是冻结,殊不知,寒冬过后,冰川融化后诞生的生命的奇迹。

     冰是生命的终结,水是生命的起源,淮刃这时对于冰的理解也彻底改变。

     不知何时,地上开始长起了嫩芽,生命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出现,淮刃满意的看着这一幕。

     下一刻,大雪覆盖了这片刚刚出现生命地方,周围的一切瞬间消失,好似梦一般。

     冰霜之灵(最上级):你对于冰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凡人的极限加上自身对于冰的亲和度,你可以任意的操纵寒冰,改变冰的形态,结构,温度(只限零度以下)。

     淮刃十分满意这次的获取,除了过程有些意外,一切都是好的。

     正欲离去时,一抬脚,满脚稀泥,淮刃忘了冰转化成水时,会融入泥土之中……

     “操操操操操操!”

     淮刃尴尬的看着自己的那一脚稀泥,刚刚变强的喜悦瞬间烟消云散。

     淮刃好不容易才把鞋子上的泥全部清洗干净,然后转念一想。

     “冰霜之灵?我擦!那我不是和9那个傻子一样的存在了!”

     本来稍微好转的心情再一次跌落低谷,淮刃一脸的纠结和心情复杂。

     带着这样的心情,淮刃打算回家,最后傻叉一样的发现自己的家就在永远亭,自己还出去干什么?

     “今天真不是一个太平的一天,感觉自己的智商是不是被9拉低了……”

     淮刃垂头丧气的回到家中,正欲休息一会,在家呆了一天的祸走了过来。

     嗅嗅!

     祸把脸贴近淮刃的身体,嗅着淮刃身上的气味。

     “有其她女人的气味?干什么去了!”

     瞬间,原来乖巧的祸一下子掐住了淮刃的脖子,一把把他按在墙上。

     祸的表情有些狰狞,以自己被打n次的经历,淮刃毫不犹豫的肯定,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会被柴刀。

     “在家都能遇到这么个幺蛾子……今天怎么了?”

     淮刃无语问苍天,恨不得一死了之,再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看!有飞碟!……………………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本来打算转移祸灵梦的注意力,结果祸纹丝不动,还是充满杀意的看着淮刃。

     “冻结!”

     周围瞬间被冻成冰块,空气也瞬间凝固,一切被放慢了无数倍,好像连同时间也被冻住了一样,事实上也是如此,虽然冻住时间淮刃现在做不到,但是让时间减速几秒钟淮刃也是可以的,毕竟自己刚才学会的技能不用于实践就太可惜了。

     “此地不宜久留!”

     说完,一道空间裂缝展开传送走了淮刃。

     ……

     “有家不能回也是醉了!”

     淮刃在博丽神社里向灵梦倒着苦水,说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之类的。

     灵梦坐在被炉里,喝着那根本没有茶叶的茶水,静静的听着。

     “是你自己收养她的,现在怎么后悔了?而且我觉得无论发生什么都是你自己作的。”

     灵梦对于淮刃的话面无表情,将喝完的茶水放到旁边,望了一眼外面的大雪,转身躺到被炉里睡觉了。

     “话说都春天了,还是这样的雪天,你身为博丽巫女不去治退这不是失职么?”

     淮刃也有些讨厌这样的雪天,因为总感觉这雪天有些不对劲,这雪中的那股阴寒感让淮刃十分讨厌。

     “看我抓到什么了!”

     魔理沙突然破门而入,手里拎着9那个笨蛋。

     “我抓到了冰之妖精,肯定和这次异变有关!”

     9在魔理沙手中撅着嘴巴,一点也不高兴,身为“最强”的自己无缘无故被抓到这里来,换作是谁也不高兴。

     “今年春天只是来晚了一点,不要在意……”

     灵梦慵懒的睡在一边,对于魔理沙口中的异变漠不关心。

     看着灵梦的不作为,魔理沙也非常生气,身为博丽巫女,职责就是维持幻想乡的安定,怎么能这么玩忽职守呢!

     十分生气的魔理沙直接把9扔飞了,大声斥责着灵梦的作为,淮刃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饶有兴趣的在旁边当起了喝茶群众。

     “那这次的异变就我一个人解决好了!”

     看着灵梦丝毫没有起来解决异变的想法,忍无可忍的魔理沙直接打算一个人去解决异变去了。

     灵梦打了个哈欠,看着远去的魔理沙,心里总有些不放心,于是就吩咐淮刃。

     “淮刃,你去帮一下魔理沙吧……”

     “我?我就是一条咸鱼,能有什么用?”

     淮刃不可置信的看着灵梦,不知道为什么灵梦会让他去帮魔理沙。

     “别耍嘴皮子了,你自己的实力……自己清楚!”

     灵梦看着淮刃,好像可以透过身体看到淮刃的灵魂,本能的,灵梦觉得淮刃的实力绝对不止表面那么点。

     “唉!我就是一个劳累命,谁让我现在算是博丽神社的一份子呢……”

     淮刃叹口气,转身就要离去,曾经他可是被博丽灵梦训练过得,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半个“博丽巫女”,是时候出一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