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杀神!?
    不知道游了多久,淮刃总算游到头来,下面果然别有洞天。

     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是岩浆的赤红,而是淡淡的漆黑,透过漆黑淮刃面前可以看到周围的场景,除了黑色就是黑色,最多就是浓淡的不同罢了。

     一股阴寒感涌上脊椎,淮刃打心底打了个冷颤,但是周围又莫名的让淮刃有些舒服,好像酷暑中的一缕阴凉一般。

     在一片黑暗中摸索一段时间,淮刃遇到了黑暗中的核心,一个大黑球。

     淮刃可以确定,呼唤自己的就是眼前的大黑球,淮刃从看到它的第一眼起,打打心底就发寒,好像遇到了所有罪恶的聚合体,但是又本能的又想亲近它。

     在一片黑暗中,勇仪缓缓出现,皱着眉头看着周围一片黑暗,二话不说往前前进,内心却有些发慌。

     “希望没人去碰那玩意吧,我可是留了提醒的……”

     ……淮刃处……

     “算了,这玩意看起来这么危险,我还是不碰了,万一搞出什么幺蛾子就大发了……”

     淮刃想要离开,虽然这个大黑球很吸引他,淮刃也本能的觉得这绝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宝物,但是要稳,神器噬主什么的可不是什么稀有事,如果一个物品有了思想,那就必然渴望自由,回头搞死自己的主人也是常有的事,除非你实力强悍或者和神器待的时间长……

     直到淮刃看到了旁边的一个木板:

     【千万不要碰它!!!千万!!!一定!!!】

     淮刃愣了,然后呵呵一笑。

     “我发誓这个木板的主人绝对是想搞事,这不是逼我么……”

     然后果断伸向大黑球,黑暗吞噬了淮刃……

     “完蛋!”

     随后赶到的勇仪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大惊失色。

     那个大黑球是整个幻想乡的负面情绪的聚合体,是集愤怒,仇恨,嫉妒等所有负面情绪为一体的祸根,她奉命守护于此,而地面那些怨灵则是普通魂魄沾染到祸根气息的产生的东西,如果让祸根出现在外面,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勇仪现在也没有办法,周围所有黑暗在不断汇聚到祸根那里,被祸根吞噬的人只会成为祸根附身的躯壳,她也只能等待祸根出世的时候乘它还虚弱时再次封印它。

     “真麻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过祸根呢?虚弱状态下应该可以吧,毕竟听说刚刚出世的祸根如同婴儿一般虚弱……”

     想到这,勇仪也有些跃跃欲试,打败这么强大的强者可是她的荣耀,够她吹一辈子了。

     从某种意义上,勇仪只是封印的管理员,八云紫她们才是真正可以挑战祸根的人,不过因为太多年这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所有八云紫她们也无所谓了,大不了出世后再把它封印一次呗!

     现在淮刃在祸根的身体感觉很糟糕,自己的血条在疯狂的掉,饶是自己那恢复量也力不从心,战神被动也被打了出来,自己外面的护盾在不断被削弱着,不过最糟糕的是淮刃感觉有东西好像在掠夺他身体的掌控权,自己意识在不断被吞噬着。

     “这下玩脱了……”

     在恐怖的“进攻”下,淮刃的意识渐渐被摧残着,慢慢的陷入黑暗,战神护盾也被击碎,一切似乎陷入到绝望……

     不知不觉间,淮刃从来都想用过的杀神形态的封印悄悄的解除了,淮刃那无限接近于0的生命值竟然变成了负值。

     淮刃(杀神形态):生命值(-345%/100%)

     当淮刃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双瞳孔变成了猩红,一股暴虐的气息暴露无遗,无尽的血气和黑暗针锋相对。

     气血:2350万!

     气血:1423万!

     气血:846万!

     气血:123万!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渗人的笑声传了出来,淮刃狂乱的看着包裹住自己的大黑球,下一刻,无尽的黑暗涌入到淮刃的身体中,恐怖的冲击波爆发出来,在外等候的勇仪猝不及防,直接被震飞,然后昏倒在一边。

     ……

     当淮刃再次醒来时,自己已然处于旧地狱的上面。

     使劲的锤了锤自己的头,那头痛欲裂的感觉让淮刃咧了咧嘴,表情也有些扭曲。

     “我这是……活下来了?”

     淮刃看着完好无损的自己,感觉有些奇迹,不过下一刻他看到自己的属性就感觉不好了。

     淮刃(杀神形态)(封印):放弃了理智的淮刃,把所有防御全部转化成攻击,其恐怖的杀伤力和令人绝望的不死性就是神明也为之颤抖。。

     不甘(封印):此单位无法死亡,消耗一定血气可复活。

     血煞之力(封印):介绍省略

     嗜血(封印):此单位杀死的敌人时,会获得一部分血气,无上限。

     狂乱(封印):免疫一切异常状态,但在战斗时会有一定几率显然狂乱状态(???)

     暴走:攻击力上升到恐怖的程度,但防御力下降到相同数值。

     淮刃的防御力以及不死buff全部消失了,只有这个半废的杀神形态,他现在都身体素质可是连普通人也比不上。

     最令淮刃绝望的是,他……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屁孩?

     淮刃拿出镜子不信邪的照了照,发现自己处于14岁的少年时期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滑嫩无比,好像刚出生的婴儿的皮肤一般。

     “这……是打算搞啥子?”

     淮刃呆呆的看着镜子,这突然的转变让他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