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萝莉?
    淮刃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到一个鬼族的少女在哭哭啼啼,远处一个身影飞快的穿过。

     “小姑娘,怎么回事啊?”

     淮刃和蔼的问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易近人,不吓到眼前的少女。

     “爸爸妈妈被抢走了……嘤嘤嘤嘤嘤……”

     鬼族少女蜷缩着,蹲在地上泪水不止的停着。

     “what?等等,你先等我一下。”

     淮刃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刚才的身影绝对和这件事有关联,为了“凶手”不跑掉,他打算先丢下鬼族萝莉,去追捕刚才跑掉的身影。

     “敢在我面前逃跑,胆儿肥了啊!”

     淮刃向刚才身影跑去的发现追去。

     “诺基亚!给老子定位对方的位置!”

     淮刃掏出自己的手机对其怒吼道,诺基亚小小的屏幕上面立即出现了类似于雷达的标志,周围所有东西全部显示出来,屏幕上明显的有一个红点在快速移动。

     “看我抄近路!”

     淮刃转向追向身影,不一会儿,远处的可以明显看到一个奔跑的身影。

     “看我飞刀!”

     因为某个女仆的存在,淮刃的飞刀格外多,淮刃拿起三把飞刀甩向前方,毫无疑问,飞刀直接飞空了。

     “靠!为什么十六夜咲夜扔我扔的那么准?”

     见飞刀没有扔中,无计可施的淮刃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招没有用。

     “还我漂漂拳!”

     淮刃对空一拳呼了上去,接着空间裂缝,成功的把飞快奔跑的身影击飞。

     “谁打我的喵!不知道人家很忙的喵!阿空着急需要很多尸体的喵!”

     一个红发,身着黑色哥特裙的少女捂着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一拳把自己揍飞的淮刃。

     “说!你刚刚经过那里干什么?”

     淮刃上前质问道,眼前的少女就是幻想乡里专门搬运尸体的火焰猫燐,结合刚才鬼族萝莉说的话,淮刃得知,八成是萝莉的父母死了,被火焰猫燐搬走了,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原来是人类的喵,正是无趣的喵,人家要走了喵!区区人类有什么资格让我回答的喵!”

     火焰猫燐转身就想离开,淮刃看到她好像没有想搭理自己的意思,看来不出“杀手锏”是不行了!

     淮刃缓缓的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了一只……逗猫棒?

     “这是什么的喵?好像很有趣的喵!”

     刚刚打算离开的火焰猫燐瞬间出现在淮刃面前,满脸憧憬的望着淮刃手里的逗猫棒,小手忍不住的想要去抓。

     “哼!就算这样能也无法引诱我的喵!”

     火焰猫燐把头襒向一边,努力不看淮刃手中的东西。

     “是么?”

     淮刃摇晃了两个手里的逗猫棒。

     “喵!”

     火焰猫燐直接扑向逗猫棒上面,淮刃一个闪身躲开了她,火焰猫燐直接扑个空摔在地上。

     “咳咳!人类!交出那件奇怪的东西,我就告诉你的喵!”

     或者知道了自己的样子十分不妥,火焰猫燐后退几步,故作严肃状告诉淮刃,不过眼睛还是不止的瞟向手中的逗猫棒。

     ……

     “原来在旧都也有争斗?”

     经过了刚才的协商,淮刃也知道了发生了什么,鬼族萝莉是父母被游荡的妖怪袭击,然后只留下了躲在一边的鬼族萝莉。

     只有恶贯满盈,对妖怪也毫不留情的妖怪才会被拒绝进入旧都,从而在旧地狱里游荡,按理来说这样的妖怪很少,毕竟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在旧都被发现了就是被鬼族群起而攻之的下场。

     “算了,回去看看那个少女吧……”

     淮刃叹口气,转身回去,心里默默的为鬼族萝莉的父母默哀几秒,并不打算丢下那个鬼族萝莉。

     “嗯?”

     等快到达原来那个地方时,淮刃感觉有些不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这只有杀过很多人才会有的气息。

     淮刃暗惊不妙,快步向前,果不其然,一个虎头人身的妖怪正满身杀气的靠近着鬼族萝莉,手里的刀上的血迹还没有敢,显然不久前就杀过人(or妖)。

     “哈哈!死吧!”

     妖怪果断举起手中那还滴着血的刀劈向瑟瑟发抖的少女时,淮刃就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在少女面前,直接上演了空手接白刃的戏码。

     “得饶人处且饶人,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懂呢?”

     淮刃生气了,第一次生气了,从他穿越到幻想乡再到现在是第一次生气,他搞不懂为什么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人喜欢无任何意义的夺走别人的性命么?

     难道他们不知道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瞬间的事,对于别人来说这却是夺走他的所有么?

     “唉……”

     一声悠长的叹息传了出来,鲜血染红了地面,淮刃第一次破例杀生了。

     尸体处飘出了一些常人无法看清的血雾汇聚到淮刃身上,给他的眼睛染上了一层猩红。

     淮刃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实力获得了小幅度的增长,不过这没有让淮刃喜悦,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一握拳,震散了身上的血雾,刚刚获得的实力也完全消失了。

     “我不会在走上过去的路了……”

     说出这样一句意义不明的话,淮刃上前向哭泣的鬼族少女伸出了手。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淮刃这样说道。

     “我叫可可……”

     “可可?好名字啊……”

     就这样,一大一小向着旧都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