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二章 what?我是不是该把那些植物的价格翻个几百倍?
    再危险的地方,也是有商机的存在的,因为多地区之间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商业十分匮乏,于是就有人看上了这一赚钱之路。

     在深渊没有统一的货币,大部分是以物易物,十分的麻烦,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让整个深渊的势力都信服,所以发行统一的货币是不可能的。

     每年都有商队来到淮刃所在都这个小村子里,她们不仅把一些村子匮乏的商品带过来,还将一些外面的信息传过来,比如哪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深渊生物又入侵了那座城市,哪个村子又被灭了,如此负面满满的消息,不过这些人也习惯和深渊战斗的失利了,如果一路平推一马平川的过去,反而还感觉深渊是不是有诈。

     商队虽然危险,但是因为每个地区的消息不流通,价格全是自己定,所以只要被太黑,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村子里的村民惊叹于这个队伍的强大,光是随行的下位神就有两位数之多了,且每一个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觉得没有强者的心高气傲。

     在深渊,因为封印的作用下,每一个存在的实力都被压制,在外面可以呼风唤雨,轻易毁灭一座城市的神明在这里看起来似乎并不强,就是禁咒也变成了一个范围比较大的法术,且威力小的可怜,所以只要实力不是特别强,很少有人很使用大范围的法术的。

     这些和淮刃没有任何关系,他此时正在忙活着任何建立属于自己的小屋兼商店,不需要多大,只要可以住人外加卖东西就可以了。

     树木是个大麻烦,外面的树都满是荆棘,而且大多数都是可以动且食肉的,所以拿什么建立倒是一个大麻烦。

     淮刃又没有这个闲工夫去找人,要是找人去寻找造房子的材料,估计好几天都别想有个地方可以住了。

     这个时候,生命之树仿佛感受到了淮刃的需求,地面那片和外面格格不入的黑土地卷起一个个藤蔓,藤蔓之间相互缠绕着,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房子,然后藤蔓又再次行动,在淮刃封锁的区域里制作一个栅栏。

     “呦西!我就喜欢这样方便和懂我心的。”淮刃摸了摸生命之树那刚刚升起的嫩叶,越发喜欢这个随时随地都可以建造房子的植物了,以后流浪在外面的时候就不用担心盟友地方住了。

     幽冥龙这时从淮刃身体中窜了出来,自从淮刃发现它可以在淮刃的精神中带着,为了方便就一直把它存放在那里,现在既然跳了出来。

     幽冥龙伸长脖子,眯着眼很享受周围的环境,一丝丝黑气汇聚到它的身体里,幽冥龙不是喜欢生命之树的气息,而是没有了深渊的干扰,它可以放心大胆的吸收空气中那弥漫着的死亡的味道。

     这个时候淮刃种的那些植物已经开始开枝散叶,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成熟了,既然生命之树可以驱散深渊让植物得以存活,那么想必在淮刃随身空间里面一些灵果之类的东西也可以放心的放在外面,这批货就是淮刃第一批商品。

     商队的主人是一个妹子,属于富二代的那种,去和商队出来试炼一下。

     这位翼之城的公主一出场就明显的和其他人不一样,其装备的豪华程度和周围那些村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浑身银光闪闪,身上的银色羽衣更是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村民大部分都是布甲和兽皮制作的衣服,那些商队的保镖身上也都是银色的铠甲,这就是平民玩家和氪金玩家的差距。

     翼之城的公主脸上满是蔑视和高傲,一看就知道是一直养尊处优,对于同样身为深渊之子的诺莎很看不起,觉得一个穷乡僻野的土包子为什么在自己父亲的眼里和自己一样的身份。

     从小受到保护的她还不能理解深渊之子对于这个世界的重要性,思想还停留在整个人类的攻略下,深渊已经被清理了三分之一了,也不想想光是天上的“太阳”就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敌人,更不要说那未知的三分之二里到底有多少比这个太阳还神秘的深渊生物。

     如惯例一样,到达一个地方一天内是不会离开的了,所以闲的发慌的翼之城公主当然选择去村子里溜达,见惯了各种豪华的场面,再看看穷乡僻野也别有一番风味。

     在深渊出生的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去深渊外面的世界看看,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只能通过特殊的秘法将外面的场景录下来,然后在深渊观看。

     奈何假的就是假的,就和看电影一样,场面再怎么震撼也没有亲身经历有用,可是深渊这个只能出不能进的地方这注定是不可能的。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比起那些看起来豪华的装饰,翼之城公主和诺莎一样,渴望带上花环,吃着传说中没有毒且鲜嫩可口的水果,然后步入婚姻的弹弹堂,奈何这样的场景只能出现在梦中。

     村长和诺莎领着翼之城的公主向村子里溜达着,保镖也变成了侍女,毕竟散步时身边都有一群五大三粗,满脸杀气的大汉是十分破坏心情的。

     别看这是侍女,但是论起战斗力比那些保镖弱不到哪里去,所以翼之城的公主很惬意,直到她看到了淮刃刚刚建立的小屋。

     “这是……没有污染的植物?”当翼之城的公主看到淮刃小屋上的藤蔓和那些生长的植物时,感觉心都快化了,整个人充满了看到美好事物的喜悦。

     深渊那些扭曲的生物和植物一个比一个恶心,从小在深渊长大的翼之城的公主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但是看到这些植物后,她感觉外面的世界是多么不堪,这里简直都是世外桃源!

     淮刃摸不着头脑,虽然这些植物看起来很美丽,但是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他不知道在深渊的人类对于没有被深渊污染的生命是多么向往,这是生物本能的对于绿色,对于生命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