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四章 话说女侠,我们认识么?
    临走前,淮刃还不忘将这些交易到的东西的都留给这个救过自己的小村庄,至于那片土地和上面的小树,则是被他直接送到自己的随身空间里了。

     这件事情村长也赞同,毕竟为了这个村子的安全,这是唯一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

     在村长和诺莎的送别中,仿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淮刃吹着口哨离开了这里。

     相比于类似新手村的那个村子,外面就更危险了,就是淮刃有着几乎无解的瞬移能力,也好几次差点被深渊生物发现。

     不过虽然危险,但是随着不断的深入,淮刃的探索度越来越高。

     探索度:56%,到达百分之百任务便可以完成,试炼者就可以离开此世界。

     有了目标,淮刃就越发有干劲,这个单调的世界他也待腻了,最重要是没有网络,啥都没有,也没有什么人可以陪着聊天,这让天生搞事的淮刃很是无语。

     可惜让淮刃到处浪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翼之城公主封锁了消息,但是那些价格不菲的灵草植物还是太引人注目,关于淮刃的消息也被人得知了。

     “淮刃带着一块不被深渊污染的土地”这个消息,在众口相传之下,逐渐演变成了“一个神秘强者拥有着净化深渊的宝物,只要得到它深渊就可以真正被打败了……”

     “我擦!你们还能不能再假一点?”呆住的淮刃扔掉了手上的报纸,上面的信息让他很懵逼。

     但是报纸上那个和淮刃一模一样的头像无时无刻都在告诉淮刃,他貌似惹上大麻烦了。

     本来这样荒谬的消息别人是不可能相信的,但是淮刃身边的那一片长满灵草的土地证明了这是真的,异世界可没有PS这种技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淮刃成功的成为深渊第一通缉犯……

     “艹!要是被我知道了哪个家伙偷偷把这里给拍下的,我非得削死他!”

     当然,他只是说说气话,接下来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换个小号继续浪才是最稳妥的。

     淮刃默默的给自己的嘴角贴上了胡子,身子也稍微垂下去了一点,乌黑亮丽的头发也掺杂了一点白发,从玩世不恭的少年转眼变成了进入中年的大叔。

     可惜淮刃忘了深渊都是强者,样子可以改变,但是灵魂是不会改变的,而且深渊也不乏一些可以追踪人踪迹的秘术,哪怕代价很大,不过淮刃的价值更大……

     深渊是个神奇的地方,这里除了深渊生物就是人类,还有龙族,兽人之类的,反正特别乱。

     越是乱,在啪啪啪这件事上就越是随意,本性淫荡的龙族在外面的世界可是后宫佳丽三千的存在,毕竟母龙在生完小龙后都会甩掉公龙,而在这里也是一样,公龙又不可能去选择深渊生物作为排挤寂寞的对象。

     而人类的性格你们都懂得,不同于其它种族的矜持,人类的话,只要可以化作人型,管你是什么都敢上,所以混血儿就这么诞生了。

     不过往往混血儿都是两边不讨好的存在,身份比较低微,饱受奴役的半兽人和半精灵就是这样的存在。

     不过龙族的混血儿龙裔就不这么简单了,她继承了龙族强大的天赋和魔武双修的能力,也继承了人族的能生和创造。

     那些缺点却继承在她们身上提现的很少,简直堪称造物主的奇迹,而强大的天资,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人族的开荒深渊的精锐。

     别指望一直注重血统的龙族可以结束这样的“杂种”,所以也只有人类可以接受这样的存在。

     而这个世界唯一一个最上神的深渊之子就是三百年前第一个出生的龙裔。

     淮刃此时周围满是严阵以待的龙裔,这里的每一个都是中位神的存在,不愧为最强的人类军队。

     “冷静!冷静!别冲动!我投降!”

     眼前身披暗金龙甲的“少女”应该是她们的队长,身上散发的威势则证明她就是那唯一一个最上神的龙裔。

     至今为止这个黑龙姬最著名的战斗就是和被深渊腐蚀的虚空霸主的战斗,并亲手击杀了那个最上位的被深渊腐蚀的虚空生物,这是深渊世界的历史上第一个被击杀的虚空霸主,这也是人类愿意称她为最强者的原因。

     自己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这是淮刃脑海中传来的提示,这个深渊实力巅峰的几个存在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的对手,当然,只是在自己不打算放弃一切真正玩命之前是这样罢了。

     “好汉饶命!我们无冤无仇,不如放在下一马,下次保证你们在天涯海角也别想找到我。”

     周围已经被封锁住,加上深渊对于规则的破坏削弱了淮刃的能力,所以他是不可能跑出去的,只能求饶。

     谁知道就是化妆也能被一眼认出来,看来以后要蒙着面到处浪了。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个性格呀!”为首的那个黑龙姬看向淮刃的眼神很复杂,如同看一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这么多年?我们认识么?”淮刃懵了,难道又遇到自己的老朋友了?这次竟然没有死?难道在自己的灾星光环下还可以有不被克死的存在?我是该高兴还是该高兴呢?

     “是呀,难道你不认识我了?”黑龙姬精致的脸上满是温和的笑容,周围围着淮刃的士兵也一脸不可置信,平时威严无比的队长竟然会这样?

     “哦!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淮刃周围捂着头,指着黑龙姬念叨着,“话说你是谁呀?”

     他是真的没有这个世界的记忆,鬼知道在这里发生了什么,难道就地把她给啪了,很不负责任离开了?不然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一脸看“负心汉”一样的表情?

     “果然,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回答……”黑龙姬仰头捂脸,十分无奈,叹了一口气,脸上瞬间变成了严肃的阳痿脸。

     “我想,我又必要用点武力让你这个负心的家伙记起来了!”

     黑龙姬拔出佩剑,随着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都冲向了淮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