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不作死也可能会死……
    “老子怀疑永夜异变就是四小组要挟露米娅放烟,黑烟遮天蔽日好比帝都,PM都250了什么都看不见当然就是永夜了……”

     淮刃到现在还是没有理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只是一个永夜罢了,结果八意永琳告诉自己她隐藏了月亮,然后变出一个假月亮,白天就无法到来,四个小组则是将夜晚静止,还是让白天无法到来。【零↑九△小↓說△網】

     其中的槽点淮刃都不想吐槽了,为毛线一个永夜发动了四次!不对,好像五次?除去八意永琳的一次,就还有幽幽子她们一次,紫妈她们一次,黑白好像也参和了,咲夜肯定没跑了。

     境界妖怪还有时间停止外加法师,这几个能停止夜晚淮刃还相信,但是幽幽子是怎么停止夜晚的?她不是操纵死亡么?难道把白天吃掉了?

     淮刃没有玩过永夜异变,对于整个异变也是糊里糊涂的。

     其实淮刃对剧情什么的倒是无所谓,就是想搞起什么是友军,什么是敌军,还有什么是不相干人员,免得到时候打错人多尴尬……

     “前面有动静?”

     淮刃悄悄潜伏起来,观察前方。

     ……

     “阿拉阿拉!这真是一场美食之旅啊……”

     幽幽子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感慨道。

     一边的妖梦也是无语了,一直没有看到她吃东西为什么把这里称作“美食之旅”?难不成她真的把白天吃了?

     “前面有动静!”

     草丛中一阵骚动,妖梦戒备的看着前方。

     “德玛西亚!”

     淮刃扛着大保健就跳了出来。

     “是敌是友?要去哪里?”

     指着诧异的一行人直接高声喊道。

     “放心!我们只是巡逻的而已……”

     幽幽子拿着扇子无所谓的说道,不过淮刃能这么直视她们也真是有勇气,他不是超级怕鬼的么?

     “巡逻?不相干人员?再见!慢走!不送!”

     既然不是去永远亭搞事的,那淮刃调头就走,刚才他腿肚子都在颤,乘自己还有点勇气,还是赶紧跑吧,这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可以走的么?”

     瞬间,剑出现了淮刃脖子前面,只要他有一点异动,就当滚去超度去吧!

     “女侠饶命!饶命!”

     淮刃举手投降,往后面推着。

     “擦!我怕你们来!”

     淮刃突然暴起突袭,挥手横斩,巨大的断刃迎面斩向妖梦,妖梦提剑挡下淮刃的斩击但是强大的力量还是将她震退,手中的剑险些被击落。【零↑九△小↓說△網】

     “你们不会还以为我是原来那个自己?”

     淮刃用巨剑撑着身子,随性的看着两人,幽幽子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莫名的,觉得淮刃有些熟悉,好像以前见过。

     “哼!”

     妖梦不由分说,直接发起攻击,对于这样的家伙还是向打败比较好!

     “业风神闪斩!”

     淮刃提剑,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连后退都没有后退半步。

     “和我比拼剑技?你确定?”

     毫无征兆,淮刃举起巨剑直接斩向妖梦,看起来笨拙无比的巨剑却快如闪电。

     早有防备的妖梦自然挡下了这一击,谁知淮刃巧妙的一个回身,再次直刺妖梦,这一次妖梦只能狼狈闪开,腰部的衣服上肉眼可见的破开了一个口子,不过没有伤到自己。

     淮刃的攻势可没有这么简单,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让对手每一刻都是应接不暇,直到出现一个破绽再一击必杀,这就是淮刃的剑技,单纯的为了击败对手,单纯的为了杀戮,就是一边观战的幽幽子也是暗暗吃惊。

     “你就这么点么?这么多年的练习都喂狗了?”

     不知道为什么,淮刃不同于平时的随性和无所谓,这一次的表情有些冷漠,眼神中只有战斗,当他从过去回来时,淮刃的心性早已发生了一些他所不知道但也在预料中的改变,他取得到了一些东西,也失去了一些东西。

     “可恶!别得意了!”

     妖梦的手有些发麻,刚才淮刃的每一剑都让她用尽了全力,她不知道为什么原来看起来和弱的淮刃会突然变得这么强。

     “啧啧……突然发现自己正经起来的样子好中二……”

     随性的笑容再次出现在淮刃脸上,刚才是不是伪装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手中的剑没有任何松下来的意思,竟然打起来了就先分出了胜负吧。

     “业风神闪斩!”

     “怎么可能……”

     妖梦楠楠道,一模一样的招式,一模一样的名字,但是对方却比自己的更快,更狠,下意识的,妖梦提剑挡住了淮刃的攻击。

     “轰!”

     妖梦直接被击飞,撞在树上,身后的大树应声而倒,自己狼狈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可以站起来的力气。

     “你为什么会我的招式……”

     “这么简单的招式,一眼就学会了!咳咳!”

     也许是说话说太快了,淮刃剧烈的咳嗽着,鲜血吐在地上,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上次在过去对他的损伤太厉害了,加上这一次封印风见幽香以及和妖梦打动了伤势,旧伤再加新伤,没有死都是一个奇迹。

     “果然太勉强自己了么?没事搞事干什么?”

     咳嗽了两声,淮刃笑着自嘲着,然后倒在地上……

     ……

     当淮刃醒来时,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看来妖梦和幽幽子她们已经走了,看着丘比拿着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板砖,跃跃欲试的对着自己的脑袋挥舞着,随时随地就能一板砖砸下来。

     “你在干什么?”

     淮刃面无表情的看着丘比,不知道在想什么。

     “啥?我在尝试叫醒你啊!”

     丘比一滴冷汗流了下来,心虚的把板砖藏在身后,但是一不小心手一松,板砖从身后倒了下来。

     “嘿?有能耐了?”

     淮刃不由分说的提起丘比,奋力甩着,抓着进入眩晕状态的丘比“嗖”的一声,丘比就飞向了天空。

     拍拍手,淮刃把嘴里的血吐了出来,无所谓的往前面走着,但是最近透支的太严重了,离死也仅仅一步之遥了,没走几步再次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