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章 死斗竞技场!
    恶魔被解决,众人正诧异与谁放的灵魂攻击将恶魔重伤,可是没有一个人出来承认,无奈,只当作一个过路的好心奥特曼吧,毕竟哪个路过的好心神明帮一个忙也是有可能的,这个强者密度严重不科学的鬼地方,就是一个乞丐说他曾经是一个被封印的灭世大魔王也是很有可能的……

     恶魔已死,任务也完成了,金币也自动的转到了佣兵卡上,这让淮刃有些心疼,因为佣兵卡虽然和银行卡一样,但是没有黄金一样在别的世界畅销,佣兵卡?别的位面又不认这个。

     八云蓝按照战斗的贡献度额外获得了一个物品,终于死掉的那个兽人?死人是没有奖励的,这和“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补刀”是一个道理。

     看着周围的兽人很少有额外奖励,一直扮演着仆人一样角色的淮刃一如既往的接过了八云蓝的奖励,看来法爷果然有优待。

     深渊之心(z至?):虽然失去了他的主人的所有力量,但是恶魔的吞噬进化能力加上深渊混乱的本质和无限可能性被完美的保留下来,不过我猜你肯定不想获得这个心脏的力量,除非你想成为深渊的一份子,其实这个也是个不错的施法材料。

     淮刃看到了最后一个信息,便知道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很稀有和昂贵的东西会给八云蓝了,这里只有她一个法师,与其当作鸡助一样给扔了,不然给八云蓝作奖励。

     淮刃也没有说什么,直接丢进自己的随身空间,在别的兽人眼里,只是将战利品交给仆人保管罢了,不过能这么放心和随便的交给交给这个仆人,说明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所以淮刃又莫名其妙的遭到了其他一部分兽人的敌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在一个白富美面前,看到她对于一个仆人很亲密,而忽视了高富帅的自己,谁心里都有点不爽。

     加上淮刃是一个弱者,还是一个人类,本来兽人曾经就和人类是敌人,现在虽然在深渊的影响下暂时和解了,但是关系还是不太好,所以在本来就是以“弱小就是原罪”的兽人眼里自然会瞧不起。

     淮刃不知道这些,知道了也不会在意,除非他找茬,不过要是找茬了,淮刃不介意把他的十二指肠给拉成一个直肠,不过只要别搞事,大家都还是朋友……

     可惜,怎么没有兽人找茬,自己合理抢劫的愿望也落空了……

     最后,大家都是收获满满的各位各家各找各妈了,并没有怀疑八云蓝这个陌生人的身份,毕竟都是五湖四海来的,大家基本上在一起进入深渊对抗敌人之前都是陌生人,所以怀疑什么怀疑……

     有时候,淮刃很喜欢兽人的耿直和好忽悠,就是把喜恶都表达在脸上这一点不是很好,要是换成人类社会,一个陌生人进入到如此重要的地方,不把一户口本的死人和活人都报出来,除非你有钱可以贿赂,不然直接当奸细抓了……

     距离绞肉机大赛——死斗竞技场的开启时间还有十几个小时,也就是说明天就要就要开始了,淮刃早已经做好准备也就是不做任何准备,不知道淮刃这个三无(没心没肺叫无良)的性格到底是好是坏。

     明天他不打算让身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上场,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

     其实死斗竞技场的规则很简单,所有人一起上,活到最后的是冠军,这也是淮刃不让其她人娶的原因,自己人和自己人打可就不好了。

     说到死斗竞技场,曾经是一个习俗,让战士之间互相挑战,胜利者获得荣耀证明自己的强大,失败者则是为了下一次挑战而激起斗志,更加努力,比起人类渴望的财富,精灵渴望的完美,兽人是一个把荣耀看得比什么都重的种族,证明自己的实力也是和古代学生对于状元的渴望是一样的。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个看起来很正能量的习俗变成了如今的单纯的搏杀,不过哪怕兽人的社会结构很是畸形,但是这群不怕死的勇士还是硬生生靠着血与肉打下了自己的江山,赢得了自己的尊严,这也是靠着蛮力战胜了智商的最佳典范。

     不过话说,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时间很快过去了,死斗竞技场也开启了,在午时准时将那些荷尔蒙无处发泄的兽人放出,并加入战斗。

     淮刃很好奇这个习俗怎么到现在都消失,直到他看到了那天价一样的门票和人山人海的观众瞬间就明白了……

     对于淮刃这个人类上场,台上的兽人发出嘘声,对于人类敢参加这个战斗很不可思议,但是也没有规定其他种族不能参加。

     对于羸弱的人类参加这个比赛,兽人们都开始了押注,比如猜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几分钟死,作为竞技场上面的一朵奇葩,很多人都关注淮刃,所以押注的也很多。

     压淮刃五分钟死的占30%,压淮刃十分钟死的占40%,压淮刃十分钟之后死的占29%,只有两个人压了淮刃会获胜,那就是八云蓝和阿萨尔……

     淮刃获胜的赔率达到了1比100,作为时时刻刻都想着赚钱的淮刃自然要好好大赚一笔,所以事先安排八云蓝过来押注。

     不过为了橙喵的心理健康,她没有过来,只有阿萨尔那只二货龙和八云蓝过来了,阿萨尔把自己偷偷把藏在鳞片缝隙中的241个金币都拿了出来,全压在了淮刃胜利的选项上。

     话说变成一只狗是怎么从鳞片中摸索出金币来的?先不提那玩意藏在鳞片中有多疼和多不自在,就是能把金币硬生生插在鳞片中,平时说话还面不改色,轻轻松松,淮刃就断定阿萨尔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为了公平起见,参赛者的实力被限制在半神以下,所以对于淮刃来说,这纯属就是一场虐菜,希望到时候开办赌注的家伙不会亏得裤子都没有了……